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头条新闻 > 四次提案助推县徐北淮域医改深化(履职思考)

四次提案助推县徐北淮域医改深化(履职思考)

2020-06-29 22:35

  今年是脱贫攻坚收官之年,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代表委员们纷纷围绕这一攻坚战积极建言献策。作为一名多年来一直关注扶贫、参与扶贫的住桂全国政协委员,在这样的决战决胜时刻,感触颇深。

  因病致贫返贫一直是脱贫攻坚路上的“拦路虎”。这些年,我几乎走遍了广西的国家级贫困县,还到甘肃、贵州、浙江等地调研,发现不少乡镇卫生院留不住医生,服务功能退化。问题出在县、乡、村三级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上,它们没有实现一体协同,还存在利益冲突。

  我根据调研情况提出了《县乡医疗卫生服务一体化管理》的提案,提案内容在全国两会上得到广泛关注。我借此找到了广西上林县,助推当地率先进行了改革,成功缓解了当地农村缺医少药的难题。第二年初,我又把“上林经验”带到了全国两会上,提交了《关于改革乡镇卫生院体制 县乡一体方便农民看病》的提案。这份带着基层成功改革实践经验的建议,终于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采纳,“县乡医疗卫生服务一体化改革”被写入一系列全国性政策文件中。

  最近几年,我在基层调研时,总不忘抽空去看看各地“县域医共体”建设进展如何,果然发现了一些问题。有的地方改革变形走样,只是名义上的“医共体”,实际只能算是“医联体”;有的一个县域之内还建成好几个“医共体”,由于体制机制问题并没有真正改革到位,县级医院“虹吸效应”反而进一步加剧。深入调研后,我发现了症结所在:改革会触动主管部门的利益,这种“动奶酪”的改革,有的地方却直接交给了县级卫健部门负责。这让我真切感受到,为何说改革是“刀刃向内”,要“壮士断腕”。

  新时代政协委员要有新担当、新作为。委员履职不能只停留在“提了什么”,还应发挥位置超脱、视角独特的优势,助推全面深化改革、促进政策落地见效。

  去年全国两会期间,我在发言中提出了各地“县域医共体”建设变形、走样的症结和关键所在,建议各地必须党政重视、统筹谋划、管办分离。相关部门对我的建议迅速作出回应,去年5月,国家卫健委下发通知,明确要求“县级党委、政府重视卫生健康事业发展和医共体建设”“由县级党委、政府牵头深化体制机制改革”。今年2月,中央“一号文件”在总结各地经验上,也明确提出“推进紧密型县城医疗卫生共同体建设”。

  改革正在推进中,我今年全国两会又提交了《补牢医疗“短板” 确保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提案,建议国家卫健委做好“县域医共体”建设的督导检查,建议全国政协对此开展民主监督性专题视察。

  回顾这些年来的履职历程,我深切感受到:政协是个好舞台,提案能起大作用。要当好新时代的政协委员,必须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努力把矛盾问题搞清搞透、把意见建议提准提实,做到言之有据、有理、有度、有物。唯有如此,我们才无愧于人民政协这一伟大制度,才无愧于政协委员的光荣使命。

  (作者为全国政协委员、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


  《 人民日报 》( 2020年06月11日 18 版)

(责编:李枫、岳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