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头条新闻 > 尸体解剖,曝露“陈艺露新冠肺炎”恐怖背后的真相

尸体解剖,曝露“陈艺露新冠肺炎”恐怖背后的真相

2020-02-20 08:00

最早提出通过死后对于尸体进行解剖来诊断疾病,是18世纪的意大利解剖学家乔尔尼.莫干尼。认为可以通过解剖可以探明疾病的原因和具体危害到哪个部位。这个是临床病理学起源。

但是需要有大量的可以用于病理解剖的尸体,这个在当时意大利没有办法做到。而当时的法国在大革命后有大量的都会医院,比较有规模,在著名的尸体解剖学家比沙等引导下,几乎吸引所有欧洲和美洲的医学生来巴黎这个尸体之都开展解剖和病理的研究。更足以为奇的是,比沙等解剖学家甚至就睡在一些医院的停尸房。

古旧的停尸房

而在我国由于受到封建礼数和意识的要求,是明令禁止尸体解剖的。只有到辛亥革命前,在建立的10所医学院校中,有8所是外国人所办。1867年在博济医院由黄宽医生执刀开展了中国第一例尸体解剖,随后陆续在各医学院校开展一些无人收拾的病故尸体的解剖,随着正规医学院校教育开展,尸体解剖越来越走向规模化。同时在法律上支持,如遇突然暴毙之人,支持开展法医的尸体解剖。随后,规定更加详细的在医学或医学教育领域做尸体解剖的允许与支持,包括同意尸体解剖,或捐献遗体,或无人认领尸体的处理,以及刑侦医学解剖等。

新冠肺炎,为什么会需要尸体解剖了解病理?

比如,危重病人为什么会快速的从轻微症状到生命体征不稳定,快速死亡,呼吸机等效果不佳,那么要知道到底肺部发生了什么样的改变。

比如,说激素要不要用,什么时候用,也需要又病理特征的支持,才能印证临床的判断。

比如,说有粪口传播,那么就需要知道,在消化道中病毒的存在或影响到底是什么。

同样,在此前的SARS中,肺组织水肿、坏死,肺泡充满渗出物,而肺泡间隔没有明显改变,且发现有病毒包涵体。正是这样的尸体解剖,才明确了SARS属于病毒性肺炎,否定了之前属于衣原体肺炎的说法。而确定这一病毒肺炎的依据,正是病理解剖所得到的信息:“肺泡与肺泡间隔的表现,以及病毒包涵体的存在”。

为什么到现在才尸解呢?

医疗机构主要职责在治病救人,对于这种传染病所开展的尸体解剖担心存在风险,另外,也通常缺乏有这种生物要求的尸体解剖实验室。当然,对于传染病尸体解剖的具体法案也缺乏足够的具体要求。

等待更多的尸体解剖或病理的结果

目前已经开展的尸体解剖,2月16日凌晨1点到3点50分,刘良在金银潭医院开展,随后2月16日下午,又有一例尸体解剖,到下午6点半结束。比较平时,穿上防护服,防护镜等,十分厚重,解剖到一半就感觉高原反应一样,心慌头晕低血糖反应出现。十分不容易。

目前的尸体解剖结果还没有完全出来,但是发现和SARS的情况不一样,SARS有比较严重的纤维化,新冠肺炎有一部分肺泡存在,炎症很厉害,有很多粘液。那么可以和临床结合起来,看到有一些重病人,痰虽然不多,但是呼吸机效果不好,可能与这种粘液太多导致人机的对抗,如何让呼吸道保持通畅,确保呼吸机的有效通气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更早之前,王福生院士在1月27日对一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开展的组织病理分析。这种是通过微针取不同组织器官样本。发现在弥漫性肺泡损伤伴纤维黏液渗出,右肺组织有明显肺泡上皮脱落和肺透明膜形成,提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心肌间质少量单核细胞炎症浸润,没有其他心肌实质损害。肝脏有中度微血管脂肪变性和轻度肝小叶汇管区活动性炎症。

所以对于这样的改变,会对于确定死亡原因,以及新冠病毒所引起的脏器损害有更明确认识,比如对于肺部的急性炎症风暴损害,而没有直接的心脏或肝脏损害依据。在何时使用激素或使用呼吸机等提供参考的依据。

而实际上,尸体解剖所带来的好处,不仅仅是明确新冠病毒肺炎所死亡的原因,以及病理损害的定位,还能够通过免疫组学、生化检验等,从分子机制研究疾病的变化规律。对于疾病的防治,以及更有针对性和有效开展诊治无疑是有帮助的。

关注“胡剑平医生”,靠谱医疗健康指导